济南美晨包装有限公司 86-531-83637909

大唐作为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巅峰,它太过于耀眼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5-01 09:19

因为汉朝后面还有一个唐朝,是中华民族的又一个巅峰,从汉朝到唐朝,虽然中间也有三百年的乱世,但是中华民族整体是在走上坡路,强大的特点就是越来越包容,越来越开放。而唐朝之后,再也没有高光时代,自唐以后一千多年来横向对比世界,中华民族整体是在走下坡路,越来越封闭保守。就看本朝能不能实现“伟大复兴”。其次,汉朝是农民起义推翻的,汉朝人民军阀割据,还是汉朝人民内斗。唐朝灭亡已经是蛮族入侵了,契丹人占据了辽东,党项人占据了夏州,沙陀人入住中原。

党项人在827年的反击战,重创了唐军,此后唐朝势力退出了夏州。契丹人吞并了整个辽东、蒙古高原。在902年对唐战争,耶律阿保机出兵40万攻陷九郡,俘获9万战马(唐朝全国12万骑兵)在904年对唐战争,全歼唐朝节度使,俘获唐朝大将赵霸。沙陀人入住中原,挟天子以令诸侯,唐朝皇帝还想联合朱温反沙陀人。除了南方以外,整个中原都沦陷了,可以说内忧外患。再者,唐朝是从最高处跌落的,且是以安史之乱这样一场规模庞大的内乱,这种对社会伤害最大的形式急速跌落的,这是无数人痛心的点。

如果把汉唐比之为一个人的青少年时期和成年时期,那汉唐武功就是青少年打小孩和成年人互殴,完了对方叫爸爸的对比,哪种更有成就感呢?另外,唐都长安包容开放,各国使节、留学生、僧侣、异族王子贵胄,在长安比比皆是,唐诗、梨园文化兴盛,相比“虽远必诛”更富有进攻的强汉,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这更符合一个盛世大国的美好想象,当它就这么陨落时自然就更令人扼腕叹息!自晚唐以降,国家民族陷入了最深的绝望深渊。汉亡不失豪迈之气,国恒以弱灭,独汉以强亡。

汉朝的覆灭没有从根本上断绝某些东西,亡的是汉室而不是汉之国,没有亡天下。汉亡以后,三国的乱世气象英雄辈出,也冲淡了汉亡的悲剧色彩。而唐朝灭亡后,国家变成了落后挨打的局面,烙印上软弱可欺的印象。唐朝覆灭,国家支离破碎,版图大幅度减少,热血难凉也救不了,看着它一步步垮下去,大片的疆域再度野蛮化,看历史看到的是倒退。封建王朝,一般三百年左右,其共同特点。前期由于立国战争,清算了前一王朝的矛盾,人死的多,人地矛盾缓和,所以发展较快,组织动员能力很强导致,有个矛盾缓和的盛世,对外战争打的比较好。

隋唐宋元明清都是这样,然后中期土地兼并,财富存量巨大,有个外面光鲜,内囊也开始溃烂的时期,内部矛盾上来,最后矛盾以某种形式爆发,大部分是农民(牧民)起义,或者军事贵族夺取权力。思唐是种族主义思潮下的必然,你问问你爷爷奶奶,他们大概是没有这种想法的。虽然宋朝也很辉煌,文化经济冠绝天下,但弱宋是公认的,五十年艰难抗战,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到了陆秀夫那纵身一跃,十万军民化作浪花,作为落幕一扫颓气,凭添傲骨。

为什么那么多明粉,就是因为明朝给了人一份希望,不是说汉家不汉家天下的,而是华夏文化核心没有彻底被“蛮夷”摧毁,使人有了骄傲的资本。然而明亡时铁蹄践踏,又是人间炼狱,那些历史浮光掠影,光想一想都教人忍不住流眼泪。弱宋到刚明,事出都有因,有屈辱的印记,必然有极端的矫枉过正,明朝太刚了,刚到有些走极端,悲壮莫名。大唐作为国家古代封建社会的巅峰,它太过耀眼。太宗皇帝不仅仅像大汉那样以武力征服了四周蛮夷,更是以德化在心理上征服了周边民族;至玄宗时四方来朝,到达巅峰,那是一个武德充沛、社会开放包容、文化发达的时代。

但这一切在安史之乱后戛然而止,此后的元和中兴、大中暂治等等,已不可同往日而语。公元904年,朱温纵火长安,迁都洛阳,彻底灭亡了这个伟大的朝代后,国家历史就与思想不断固化、皇权不断强化联系在一起了。所以,唐朝的陨落和灭亡让人那么难过,不仅仅是因为史无前例的大唐盛世,更是因为娘娘和玄宗真实感人的爱情故事,玄宗对娘娘我相信是真情,他们的感情美好而珍贵。经历了那么悲惨的命运和结局,希望娘娘和玄宗的来世都能过好幸福的生活,都能平安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