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美晨包装有限公司 86-531-83637909

方奎明:如何从“教育管理”走向“教育治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4-25 11:44

大众网·海报新闻综合讯41所中小学,94所幼儿园,校际间最远距离80公里……济南高新区是首批国家级高新区,五大区域的地理位置互不相连。经济的高速发展、高素质人口的迅速聚集,都带来群众对优质教育需求的井喷式增长。而始于城乡结合部的高新教育,农村学校占据大半壁江山,师资力量薄弱,教育质量持续在全市低位徘徊。为了在“七零八落”的教育布局中找到发展的“最大公约数”,全面快速提升教育质量,济南高新教育着力在教育管理体制机制优化上下工夫,推进“教育管理”走向“教育治理”。

“管理”是指一定组织中的管理者,通过实施计划、组织、领导、协调、控制等职能来协调他人的活动,使别人同自己一起实现既定目标的活动过程,管理是垂直的,即自上而下。

“治理”是指“各种公共的或私人的个人和机构管理其共同事务的诸多方法的总和,是使相互冲突的或不同利益得以调和,并采取联合行动的持续过程”。可以说“治理”既有从上到下,也有从下到上,甚至可以从中间向上、向下延伸,治理主体是多元的,多元主体之间围绕同一个目标同进退。

如果说管理的关键在控制,那么治理的关键就在引领和激活。以前政府与学校的关系是“管理”,好比过去的绿皮火车,火车跑不跑全靠车头带,造成动力不足。而现在政府与学校的关系是“治理”,好比现在的高铁,每一节车厢都有独立的动力系统,合在一起称为动车组。

解决教育发展动力不足问题,就必须把每一个育人环节都装上“动力系统”,即让教育行政部门、学校、老师、学生、家长组成“动车组”,形成一个教育治理共同体,围绕一个目标,共同参与、协调互动。那么,济南高新区的教育又是如何从“管理”走向“治理”的呢?

“管办评”分离是教育治理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在推进“管办评”过程中,政府如何“管”是教育成功与否的关键。

对于政府“管”教育如何理解,有人认为“管”就是管理,而我们理解的“管”,不是“管理”的管,而是“负责”的含义,意思是受人民群众委托,给他们提供教育服务。政府本身不能提供教育的公共服务,需要再去委托其他部门为公众提供教育服务。

在解决如何“管”的问题上,我们转变思维,重新界定了政府与学校的关系,不再是上下级的从属关系,而是一种类似买卖双方的市场关系,政府出资购买学校的教育服务,出资额的多少取决于学校提供的教育品质。具体说就按照学校培养学生的数量、质量及社会满意度,以不同标准按生均的方式向学校拨付薪酬包。学校再进行二次分配。

通过转变体制,打破事业单位铁交椅。实施全员聘任制,实现从身份管理到岗位管理,形成能上能下、能进能出的灵活用人机制。

通过去行政化,推进校长职级改革。实行校长竞争上岗,从而提高校长综合素质和整体管理水平。

实施学校考核一体化评价,学校、校长、老师成为价值共同体,学校的考核结果为校长的考核结果,学校的考核结果影响教职工的评优比例。

实行职级晋升积分制,变“阶段性职称评审”为“学校过程评价”,教师职级晋升实行积分制,达到相应的积分便可晋升一个薪级,变过去阶段性职称评审为动态考核。而且还设计了快速晋升通道,开辟了教师专业化向高层次发展的无限空间。

教育治理,治的是权力,理的是关系。高新教育实施全员聘任制,推进校长职级改革,实施学校考核一体化评价,实行职级晋升积分制,不断推进简政放权,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激发学校办学活力。

“评价”是推动教育改革真正的“牛鼻子”,不触及“评价”的改革不是真正的改革。根据教育发展动态调整,高新教育建立了一套基于学生核心素养的一体化考核评价体系。

这套评价体系中既包含有党和国家赋予教育的职责要求,也有社会对教育的期许,同时也有空间留给校长,让教育家自主办学。在评价过程中,高新教育更侧重发展性评价,引导学校自己跟自己比,鼓励学校自我分析、自我研究、自我改进。

随着学校自主办学力度的增加,学校的办学特色更加明显,高新教育也有了新的变化,逐步从“后进生”迈入“学优生”序列,各学校家长满意度达标率连续3年100%。

学校用“心”办教育,打开围墙办教育,成立家长委员会,定期举行学校开放日和校长接待日,延时教育、配餐服务自动自发,形成教育行政部门、学校、社会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教育治理格局。同时,也破解了教师动力不足,学校超标配人的现象,真正实现学校“办学自主、用人自紧、指标自定、成果共享”,促进教师“自我发展、主动成长”,实现了区域教育公平、优质、持续发展的目标。(作者:方奎明,济南高新区社会事务局副局长、高新区教育体育局局长、高新教育党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