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美晨包装有限公司 86-531-83637909

王兴为何偏爱理想汽车?

作者:admin 时间:2020-07-26 21:49

7月1日,美团副总裁王慧文在饭否上感叹:“试驾完理想ONE,对造车新势力信心爆棚。踩下理想ONE油门的时候,我分明感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加速。”

5月,美团CEO王兴入手了理想ONE,并在饭否上“喜不自禁”地写道:“终于喜提一辆理想ONE,可以顶替我的沃尔沃XC90和特斯拉Model S了。”

短短一个月后,王兴再次发文力挺理想ONE:“爸爸试了理想ONE后,想把他的奔驰S换掉。”

美团高管“狂舔”理想ONE,究竟是由衷赞叹,还是爱屋及乌,外界不得而知。但互联网“入侵”汽车业,已然成为天下大势。

6月24日,有消息称,理想汽车即将获得5.5亿美元D轮融资,其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跟投3000万元,投后估值为40.5亿美元。

就此消息,亿欧汽车第一时间向理想汽车内部人士询问,得到了“不予置评”的回复。在汽车圈,这四个字的回应几乎等同于“基本真实”。

除了美团,字节跳动也投了理想汽车;阿里和小米投了小鹏;腾讯和百度则分别重仓了蔚来和威马。马化腾、刘强东、雷军均是蔚来的创始投资人。

对于求快的互联网人来说,造车这种资金需求巨大、回报周期极长、风险性极大的投资完全没有性价比。愿意押重注在智能电动汽车上,因为他们更在乎针对未来业务发展的长远布局。

2019年8月,理想汽车就曾获得5.3亿美元C轮融资,其中王兴个人出资2.85亿美元,美团旗下的龙珠资本出资1500万美元。两轮投资下来,美团已为理想汽车注资超过8亿美元。

王兴为何对理想汽车情有独钟,甚至在理想ONE还未交付时,即砸下重金,这还得从王兴的“朋友圈”说起。

王兴和80年左右出生的互联网创业者们(包括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相识于微时”,但他们并未“相忘于江湖”。美团点评当年曾获得源码资本曹毅的投资。

当李想离开汽车之家,再次创业时,曹毅带头表态:“不管他做什么,我们都会投。” 王兴和张一鸣随后也“拔刀相助”。

6月10日,特斯拉以1800亿美元市值超越丰田成为全球第一大车企。截至6月30日收盘时,特斯拉又成为全球唯一一家市值超2000亿美元的车企。两大记录之间仅隔了20天。

不过,王兴对特斯拉并不“感冒”,他认为未来电动汽车的冠军大概率诞生在中国:“中国市场潜力巨大,短期内不会一家独大,造车新势力有很多机会。”

“李想创办了汽车之家,对汽车行业的理解更深刻,更懂得迎合消费者需求,”Translink Capital分析师尤少华向亿欧汽车总结道,“美团投理想汽车,是投人,投赛道,以及满足业务需求。”

头部造车新势力的产品中,理想ONE是唯一采用增程式驱动方式的汽车,巧妙地规避了里程焦虑。一名业内人士表示,理想汽车剑指的不仅是电动车,还包括燃油车。

“专一”是理想汽车的另一个特点。目前,理想汽车仅有理想ONE这一款量产车,同期成立的蔚来、小鹏、威马均已发布两款量产车。尽管如此,李想仍坚持“未来3年只靠理想ONE一款车”打天下。

不仅车型只有一款,甚至理想ONE的配置也只有一种。与其他新势力每款车动辄五六种配置不同,六座、七座理想ONE均只提供一种配置。

李想解释道:“从低配到高配,很多车看着差了20万元,但对于车厂而言,成本可能在2万元之内,我干嘛不直接送给用户?”

打动王兴的不仅是理想汽车的产品,还有李想的个人能力。“(新势力)面临很大的挑战,创始人需要集大股东、CEO、产品经理三位一体。”王兴如是说。

羿扬资本合伙人王斌告诉亿欧汽车:“在初创阶段,或者行业没成熟时,这种三位一体的模式效率比较高,具备产品思维对于公司领导者很重要。等行业成熟了,则需要分工协作。”

李想没有让王兴失望。2019年12月,理想ONE正式交付,不到七个月就售出超过一万台,成功跻身2020年1-5月中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前十。

新势力车企在发展初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研发,需要不断进行融资,因资金断裂而倒下的车企不胜枚举。6月29日,拜腾宣布7月开始暂停中国内地业务运营,拜腾北美和德国办公室已启动破产申请程序。

“车企需要大量的资金流,没有几十亿到一百亿人民币是造不了车,甚至要两百亿人民币以上,巨大的资金量需求很难容下非常多的公司,最后一定是趋于头部公司靠拢。”毕马威中国信息与科技行业主管合伙人吴剑林曾对亿欧汽车表示。

理想汽车严控成本,几乎无现金流短缺之困。李想曾透露,公司在2020年3月就已实现正向现金流。

“人们通常会高估未来两年将发生的变化,但会低估未来十年将发生的变化。”王兴曾引用这句科技领域的老话来形容智能电动汽车行业。电动汽车的普及,也许在短时间内难以实现,但必将是未来大势。

早在2017年2月,美团率先在南京推出“美团打车”服务。同年12月,美团成立出行事业部,入局网约车市场。2019年5月,平台由自营转为“聚合平台模式”,接入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等出行服务商。新模式下,美团打车覆盖范围变得更广,至2019年第二季度,美团网约车业务已渗透到包括北上深广在内的42个城市。

2017年11月,美团曾在成都试水分时租赁。短短一年后,美团便“玩不起了”。美团解释称:当时的服务形式无法很好地满足用户需求,短期内也很难改善。

也让美团“吃了亏”。2016年10月,王兴以个人名义参与摩拜单车的C轮融资。2018年4月,美团耗资27亿美元收购摩拜单车。但在收购后的九个月里,摩拜却为美团“贡献”了45.5亿元的亏损。

App每多打开一次,用户黏性便增加了一分,尤少华认为“美团不靠出行赚钱,而是为了流量”。

以摩拜为例,自2019年第三季度起,摩拜单车陆续只能通过美团app使用,为后者带来大量的流量。“美团在上市前收购摩拜,是为了讲一个更好的故事。”在尤少华看来,摩拜为美团带来了故事素材。

作为出行领域不可或缺的一环,车企无疑携带着更多故事。无论是扩大网约车业务,还是重燃共享租车业务,如今,美团都能依靠理想汽车这一牢固的支点。

正因如此,自2018年起,美团开始频繁与自动驾驶行业“互动”。其首先与百度Apollo达成合作,后加入加州大学伯克利DeepDrive深度学习自动驾驶产业联盟(BDD),以自动驾驶赋能无人配送。2018年7月,美团首次上线无人配送开放平台。

不仅如此,美团还选择押注高精地图——自动驾驶底层建筑之一。2019年8月,美团确认开发“美团地图”,并在今年3月获得互联网地图服务乙级资质。

目前,理想ONE搭载L2级别自动驾驶辅助功能,可以实现AEB自动紧急制动、FCW前向碰撞预警、ACC全速域自适应巡航等。

为此,理想汽车一方面放开了成本控制,大力推进自研与增配,自研域控制器、自动驾驶操作系统Li OS,推出类似特斯拉的影子模式;另一方面加大了自动驾驶团队招聘力度,顶着研发团队减员的压力,增加了近200个自动驾驶团队招聘名额。

“美团的无人配送和打车服务都需要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理想汽车正好可以承载这一业务需求。” 尤少华的评论一针见血。

王兴曾表示,要在2019年前推动无人配送的大规模运营,但截至今日仅能片区化实现。一位美团内部人员透露,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团还是需要配送人员。

王兴曾多次表示,美团的对标公司是亚马逊;李想也不时流露出对特斯拉的敬佩之情。截至6月30日收盘,亚马逊市值达1.38万亿美元,特斯拉市值突破2000亿美元。

作为对比,美团市值约合1303亿美元,理想汽车估值数十亿美元。无论是美团还是理想汽车,都与各自“榜样”的体量相去甚远。

2019年,美团首次年度盈利,理想汽车首款产品落地。2020年,抱团取暖的美团能兑现理想么?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程天琦。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