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美晨包装有限公司 86-531-83637909

李想放话:理想汽车几乎变态的成本要求,你们怎能负我?

作者:admin 时间:2020-07-19 18:35

最近关于造车新势力的新闻都是比较惨的,拜腾宣布中国区自7月1日起开始停工停产,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被刑事立案,博郡汽车变卖资产黯然离场……造车新势力的淘汰赛正在加剧。

然而正是同样的处境下,理想汽车ONE却出现在了2020年1~5月的累计销量排名前10中,作为这个领域的后来者,显然理想ONE的知名度要低很多,却做到了在2020年的淘汰赛中却成功晋级。理想ONE算是成功了吗?

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面对拜腾汽车等出造车新势力出局,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有微博大V爆料,他在个人社交账号上转发一篇《3000人吃掉5000万元零食、一盒名片上千,拜腾怎样烧掉了84亿?》,并评价:理想汽车超过3200人的团队,只有两个VP,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理想ONE的上市发布会用了不到200万拿到上万的订单。这么难的行业,必须训练一个从18层地狱为起点往上爬的创业企业,熬出地面才能有更强的竞争力。别说外人不明白了,就是大部分同事也需要五年才能理解这一切。选择和时间做朋友。

对造车新势力而言,本来今年的压力就很大,加上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很多企业原有的计划难以推进,融资计划也无法实现,这些都是部分企业死掉的原因。

最近几年造车新势力留给我们最深的印象,除了车型一直难产,再就是各种烧钱事迹让我们大跌眼镜。还记得赛麟汽车去年在北京鸟巢举办赛麟之夜发布会,号称斥资2亿元打造,不仅邀请了全国各地的汽车媒体,还请来了国际巨星杰森·斯坦森为其站台,一时间轰动了车圈。然而没想到的是,这个一个一出场就壕气逼人的车企,如今工厂也落到了被查封的地步。

理想汽车对于效率的要求,在造车新势力当中确实算是一股清流,然而残酷的现实是,在造车这个资本密集的行业中,融资一直会是摆在眼前的难题。理想汽车的背后虽然站的是互联网界的大佬们,但是要持续融资,就得有销量有成绩,理想ONE虽然过了第一关——累计生产上万台,但是面对的压力依然不小。

据不完全统计,在50余家中国造车新势力中,目前有产品上市的也只有10家;而今年以来,也只有蔚来、理想、小鹏等8家造车新势力企业有新车卖出,其他大部分企业仍无车可售。

更为残酷的是,其实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上,真正的主力对手应该是合资品牌与豪华品牌的新能源汽车还没,目前它们的动作还不大,可以说大部分企业还未正式进场。未来,随着二者新能源产品的密集推出以及特斯拉持续抢占市场份额,留给中国本土造车新势力的机会并不多了。面对未来的挑战,理想汽车能否真正晋级,挑战还很多。

不过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对自己的企业非常有信心,在另一条自己社交账号发表的言论中表示:对自己是几乎变态的成本和效率要求,而对于用户体验,却愿意花千万级成本提升座椅乘坐感觉。过去五年花了十亿美金,做到了经营现金流为正。往后再看十年,如果智能电动车的赛道我们打不赢,这个世界一定出了大问题。

2020年上半场,始终未跨越量产交付的拜腾、博郡已经倒下;而在2020年下半场,如何实现自我造血、更好地活下去将成为摆在造车新势力面前新的考验。理想汽车真能跑赢智能电动车这场比赛吗?

很多人认为理想汽车选择的增程式解决方案是旧瓶装新酒,这种所谓的新能源技术在2011年就诞生了,但是时至今日,该技术也并没有取得重大技术上的突破,因此全世界采用该技术的车型寥寥无几。低速工况热效率27.24%,高速工况热效率20.45% ,远远低于业界主流水准。极低的热效率是理想汽车备受吐槽的地方。

那么令我们疑惑的是,理想ONE为什么能够迅速打开销路呢?就产品来说,它确实做到了很巧妙的解决目前一部分人的用车需求,所在城市燃油车限购、长期城市路段使用、偶尔要跑跑远途、家庭成员超过5个以上,某种程度上可以用一个词抖机灵来形容理想ONE。但是从目前的我国的能源战略趋势来看,纯电动依然是主流发展方向,理想ONE这种烧油发电的方式,显然是不够长远的。这从许多地区依然将理想ONE列入燃油车种类也可以看出。

然而,面对市场变局,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获得资本的青睐,活下来还远远不够。只有在最大限度提升资金使用效率的同时,搭建并完善体系建设、快速形成良性的自我造血能力,同时更加开放,与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伙伴搭建生态、形成独特的竞争优势或商业模式,才能活下来,活得更久。对于理想汽车的考验,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