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美晨包装有限公司 86-531-83637909

中印边界争议情况梳理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24 03:27

文章主要是援引各方的资料对中印边界情况进行简要梳理,所有图片和文字均参考公开资料,不代表作者立场,仅供大家参考。

中印边界争议主要涉及西段、中段、东段和锡金段四个部分,对每一段我们从三个部分进行介绍:

中印边界总长近2000公里,有总面积超过12万平方公里区域存在领土纠纷,其中西段约600公里,中段约450公里,锡金段200余公里,东段约650公里。

中印边界总长近2000公里,有总面积超过12万平方公里区域存在领土纠纷,其中西段约600公里,中段约450公里,锡金段200余公里,东段约650公里。

中印边界锡金段为已定边境,但附近的中不边界存在争议,因不丹的外交和国防事实上被印度控制,中不边界争议也受印度关注。

克什米尔全称查谟和克什米尔(Jammu and Kashmir),位于南亚次大陆的北部,是青藏高原西部与南亚北部交界的过渡地带。东面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西藏自治区交界,西邻巴基斯坦,南接印度,北面与阿富汗的瓦罕走廊接壤。

目前印度对这两片中国控制的地区声称拥有主权,但中国政府声称对西段不存在领土争端。

印度实际控制了克什米尔大约10.1387万平方公里的地区(图2中蓝色区域),在控制地区成立了查谟-克什米尔邦,该邦主要包括四部分:

克什米尔北部地区,大约7.2496万平方千米,名义上是巴基斯坦的一个自治区,有自行选举的总统、总理、立法及司法机关。

(1)阿克塞钦地区。我方认为阿克塞钦作为固有领土存在,并不属于克什米尔地区,而是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西藏自治区,印度对此存在异议。目前,阿克塞钦绝大部分属于新疆和田地区管辖,南部很小一部分属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管辖。(图3中最大的一块红色区域)

(2)喀喇昆仑走廊。主要是沙克思干谷地。根据196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巴基斯坦政府达成的《中巴关于中国新疆和由巴实际控制其防务的各个地区相接壤的边界的协定》,巴方承认喀喇昆仑走廊(巴方原划归北部地区)属于中国。(图4红色阴影部分即喀喇昆仑走廊)

(3)巴里加斯。总面积约1900平方公里。印度控制巴里加斯西南角,即狮泉河(森格藏布)与卓普河(典角曲)以西大约450平方公里。中国认为该区域位于传统习惯线中方一侧,属于阿里地区噶尔县扎西岗乡。印度方则将其划归查谟-克什米尔邦拉达克列城县。(图5)

(4)札达县楚鲁松杰乡西北部另两块较小的争议区:楚木惹、斯诺乌山。印度认为其属于拉达克列城县。(即楚马要塞所在地)

2013年4月中旬,印度方面指责一支中国军队于4月15日进入了位于印控斗拉特别奥里地(印度方面对于靠近喀喇昆仑山口的一处地方的称呼)的达普桑谷地,并在当地安营扎寨。随后印度边防警察赶到与中国士兵营地相距300米的地方驻扎,双方在边界对峙。5月5日,争议得到解决,双方同时撤军,未发生冲突及人员伤亡。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印度军方同意拆除距斗拉特别奥里地约250公里之遥的楚木惹争议区楚马要塞的部分工事。

2013年5月,印军在实际控制线楚马附近构筑的掩体建筑(地堡群,德普桑峡谷的军事必争之地)。这个争议区属于中印边境争议地区的西段之西藏段,与印占拉达克地区为邻。目前该地由中国控制,碉堡群亦已被拆除。

2017年8月15日早上7点30分,中国军队和印度军队在日土县西部的班公湖北岸,中印实控一线发生冲突,双方士兵利用肢体和石块进行了互殴,有部分人员受伤,随后两国士兵退回营地。

图8-2,班公湖争议地区的中国国境线(粉红色)和印度(红色)声称的边界线。中部为争议区域,但是由中方西部战区陆军下属班公湖水上中队实际控制,所以粉色线为实际控制线,图中也可以看到库尔纳克堡和西里杰普营地。来源:维基百科。

2020年5月,中印两国的军队在日土县西部的班公湖区域以及海拔超过5,000米的纳库拉地区,数十名印度和我国士兵发生撞胸,推挤和互相扔石头等冲突。双方共有11人受伤。当时中方俘虏一批印方人员并进行救治的照片在网上公开。

2020年6月6日,印度第14军司令哈林德·辛格中将率领的印度代表团,来到“实际控制线”东侧的莫尔多边境人员集合点,与中方谈判代表南疆军区司令员柳林少将展开高层军事对话。

2020年6月16日,中印双方在中国和田县南部的加勒万河谷(地理位置见视频)爆发军事冲突,印度首先发表官方布告称印方有1名上校军官、2名士兵共3人死亡,且过程中只有石头、棍棒等冷兵器。印度当日时间晚上11点28分,印度军方再度发表通告,称印方死亡人数为20人(3人在冲突中直接死亡,17人受伤后死亡),数十人失踪。中方未公布伤亡情况。

6月16日,西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张水利大校就中印边防人员位加勒万河谷地区冲突对外发表声明:

王毅表示,6月15日晚,印方一线边防部队公然打破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在加勒万河谷现地局势已经趋缓情况下,再次跨越实控线蓄意挑衅,甚至暴力攻击中方前往现地交涉的官兵,进而引发激烈肢体冲突,造成人员伤亡。印军的这一冒险行径严重违背两国有关边境问题达成的协议,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再次向印方表示强烈抗议。我们要求印方对此开展彻底调查,严惩肇事责任人,严格管束一线部队,立即停止一切挑衅性举动,确保此类事件不得再发生。印方务必不要对当前形势做出误判,务必不要低估中方维护领土主权的坚定意志。

王毅强调,中印两国都是10亿级以上人口的新兴力量,加快实现自身发展振兴是我们各自肩负的历史使命。为此,双方相互尊重、相互支持是正道,符合两国的长远利益;相互猜忌、相互摩擦是邪路,违背两国人民的根本愿望。双方应按照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通过中印边界特别代表会晤机制、边防部队会晤机制等既有渠道,就妥处边境事态加强沟通协调,共同维护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

苏杰生介绍了印方的立场,并表示印方愿从两国关系大局出发,同中方落实好两国领导人共识,通过对话和平解决边境地区争端,缓和边境地区紧张局势。

双方同意公正处理加勒万河谷冲突引发的严重事态,共同遵守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尽快使现地局势降温,并根据两国迄今达成的协议,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安宁。

2020年6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会后有记者问及:你能否详细介绍加勒万河谷冲突事件的来龙去脉?中方对解决此次事件持何立场?

赵立坚:加勒万河谷位于中印边界西段实际控制线中方一侧。多年来,中国边防部队一直在此正常巡逻执勤。今年4月以来,印度边防部队单方面在加勒万河谷地区持续抵边修建道路、桥梁等设施。中方多次就此提出交涉和抗议,但印方反而变本加厉越线滋事。5月6日凌晨,印度边防部队乘夜色在加勒万河谷地区越线进入中国领土、构工设障,阻拦中方边防部队正常巡逻,蓄意挑起事端,试图单方面改变边境管控现状。中方边防部队不得不采取必要措施,加强现场应对和边境地区管控。

为缓和边境地区局势,中印双方通过军事和外交渠道保持密切沟通。在中方强烈要求下,印方同意并撤出越线人员,拆除越线设施。6月6日,两国边防部队举行军长级会晤,就缓和边境地区局势达成共识。印方承诺不越过加勒万河口巡逻和修建设施,双方通过现地指挥官会晤商定分批撤军事宜。

但令人震惊的是,6月15日晚,印方一线边防部队公然打破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在加勒万河谷现地局势已经趋缓情况下,再次跨越实控线蓄意挑衅,甚至暴力攻击中方前往现地交涉的官兵,进而引发激烈肢体冲突,造成人员伤亡。印军的冒险行径严重破坏边境地区稳定,严重威胁中方人员生命安全,严重违背两国有关边境问题达成的协议,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已就此向印方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

对于西段整体情况,我方立场是:西段中印并不存在领土争端,印巴边界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呼吁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

2019年8月,印度和巴基斯坦军队近期在克什米尔实控线附近多次交火和相互炮击。印方向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增派大量准军事部队,并加强了安全措施,该地区安全形势趋于紧张。与此同时,印方宣布废除印控克区“特殊地位”。

中方对当前克什米尔局势表示严重关切。中方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和一贯的。该问题是印巴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这也是国际社会共识。有关方面应保持克制,慎重行事,尤其是避免采取单方面改变现状、加剧局势紧张的行动。我们呼吁印巴双方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维护地区的和平稳定。

巨哇、曲惹地区位于札达县楚鲁松杰乡西南,面积332平方公里。1954年,印度官方地图标为已定界,将该地区划入印度,形成争议。1958年6月2日,印军进入巨哇、曲惹,并在曲惹修房设卡,从此控制该区。

什布奇山口地区位于什布奇山口以西至活不桑河,争议面积共35平方公里,属札达县底雅乡什布奇村,是古丝绸之路的一个分支,也是1993年9月7日中国与印度开放的边境口岸之一(印度喜马偕尔邦金瑙县南加(Namgia)-中国西藏札达县久巴口岸)。

1958年4月,印军越过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 活不桑河中心,进入西藏自治区札达县底雅乡境内,一路向东侵入6.5公里的什布奇村的什布奇拉山口,并在什布奇山口拉克马山顶修建营房6间,后建立永久哨所驻守。从此,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活不桑河中心以东,什布奇山口以西,大约35平方公里的底雅乡什布奇村朗钦藏布流域被印度实际控制。

波林三多与桑、葱莎地区均属西藏扎达县管辖,居民均为藏族,位于札达县城西偏南,面积1451平方公里。波林三多现被印度侵占并实际控制。划入印度北阿坎德邦北卡什县东北边境的尼兰-贾德汗(Nilang-Gadh)地区。

乌热、然冲、拉不底地区总面积855平方公里,其中乌热地区面积135平方公里。属于札达县达巴乡。印度1956年6月度曾控制乌热,7月控制香扎、拉不底。近年来中国军事力量不断进入乌热,逐渐控制此地。

1960年,中国驳斥印度的边界主张。中方声明1954年的中印协定只是有关中国西藏地方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问题的协定 ,并未提及中印中段边界事宜,此六大山口及其附近地区如巨哇和曲惹、桑和葱莎地区、乌热地区、香扎马拉和拉不底地区等,均在中印中部历史界线以北,为西藏的属地。况且此六大山口在喜马拉雅山最高点以北。如以六大山口为中印中段标界,则印度势力越过喜马拉雅山,在西藏山坡上建立碉堡威胁了中国西藏的安全。

东段是指藏南地区的领土争端,藏南地区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侧、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自治区东南部的山南市、林芝市,包括了西藏自治区的错那、隆子、墨脱、察隅四县的大部分及朗县、米林两县少许国土。藏南地区在夏季,由于迎着从印度洋上吹送来带着大量水分和热量的西南季风,这里温暖而多雨,年平均降水在9000毫米以上,是世界上降水量最大的地区之一,可种植许多亚热带作物,肥沃得有西藏的“江南”之称。

提到藏南,就要提到所谓的“麦克马洪”线。1914年,英国和西藏地方政府私下进行西姆拉会议,双方同意划定“麦克马洪线”将喜马拉雅山麓以南地区划入印度,但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拒绝承认,后来也没有得到任何其他官方承认。

在1962年10月-11月的中印边境战争中,中国军队取得速胜,收复包括达旺、邦迪拉、梅楚卡、瓦弄等重要城镇在内的藏南大部分区域,进逼至传统习惯线附近。后出于多种原因,中国军队又主动后撤至麦克马洪线以内。1964年,印军重新占领该地区,重新在“麦线”附近与中国军队形成对峙。

有关地区在1972年被编为印度的“东北边境特区”,后来又改为“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1986年,印度议会两院通过立法将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升格为邦。1987年,印度正式宣布成立伪“阿鲁纳恰尔邦”。

目前,中印实际控制线就是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印度地图已经将其作为它的正式、合法边界,并于1987年宣布成立了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同时向该地区大量移民。伪“阿鲁纳恰尔邦”不仅设有地方议会、警察、法庭等机构,还开设了近百所中小学校,教育内容也以印度传统教育为主。此外,印度还借助“旅游业”为侵占我藏南地区打“国际广告”。

另外要提一下达旺,达旺地区的面积有2172平方千米,行政上属于西藏山南地区的错那县,是藏南明珠,是藏南地区开发较早的富饶之地,也是著名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出生地,历来是中国领土,但是目前被印度实际控制。

截至2018年,印度军方与邻国的边境都部署了严密的军事防守,防范中国可能会再度越境取回土地。另一方面,北面与缅甸及那加兰省的边境有那加基督徒军事叛乱集团活动,所以非经特别许可,印度政府严禁外人进入达旺地区。

1986年2月,印度鹰派将领克里希纳斯瓦米·桑搭吉上将被任命为陆军参谋长,他设法使印度政府批准了一个代号为“棋盘行动”的大规模军事演习,演练如何将位于阿萨姆平原的印度军队快速部署到同中国接壤的实际控制线附近。这次演习涉及印度陆军10个师和数个印度空军中队。印度陆军使用新装备的米-26重型直升机,将一个旅的部队空运到了靠近达旺的吉米塘。随后这支部队从塔格拉山口出发,越过纳木喀措,占据了附近的哈东山口。

根据一些资料的说法,印度演习部队越过双方实际控制线蚕食中国领土导致在1987年3月与解放军在桑多洛河谷发生激战。交火时间也很短,但紧张对峙持续了一个多月时间。印军被击毙16人,受伤人数不详。虽然具体情况不清楚,但阵亡的印军中有6具尸体是由我方交还给印方的,说明是印军入侵我方控制区然后被击毙的。

但是时任印度总理的拉吉夫·甘地(英迪拉·甘地之子)并不希望鹰派分子真的挑起一场同中国的全面战争。经过外交斡旋,两国政府随后决定逐渐减少在前沿地区的兵力部署,并重新开启双边对话。1988年12月,拉吉夫·甘地访问中国,寻求实现中印两国之间的真正和解,希望两国能共享和平之福。到1993年,两国签订协定,以确保实际控制线两侧的和平。至此,这场边境危机结束。

2016年6月9日,根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国防和情报机构官员称,约250名中国士兵再次“入侵”“阿鲁纳恰尔邦”的东卡门地区(属中国西藏自治区错那县)。冲突发生地点是“尚卡尔提克里”(Shankar Tikri),它位于藏南扬子江地区的中印实控线上,中国表示这一地区属于中国。

图19,黑色区域是东卡门地区(属中国西藏自治区错那县)在藏南地区的位置,来源:维基百科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边防部队是在实控线中方一侧开展例行巡逻。

2018年在回应印度总理莫迪于2月15日赴所谓“阿鲁纳恰尔邦”活动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回应,中方在中印边界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中国政府从不承认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坚决反对印度领导人到争议区活动,将向印方提出严正交涉。中印双方就妥善管控争议达成过重要共识,正在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两国间的领土争议。中方敦促印方恪守承诺和有关共识,不要挑起任何使边界问题复杂化的事端,珍惜两国关系来之不易的改善势头,为边界谈判和两国关系发展营造有利氛围。

1950年印度建国后,锡金王国成为印度的保护国。1975年被印度吞并,成为印度的一个邦。200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承认印度对锡金拥有主权,同时印度亦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西藏的主权。中国在2005年版的地图上已不再把锡金标示为“主权国家”。由于不丹的外交和国防受印度控制,中不边界争议也受印度关注。

总面积340平方公里,中方行政区划属下亚东仁青冈乡东南。牧场40个,森林资源较为丰富。据历史文献记载,清政府在1843年以前就在鲁林曲源头的哈拉山口树立了界碑。1954年,不丹皇家陆军在恰尔塘建立军事据点,1960年又在哈热建立季节性哨所。

约100平方公里。中方行政区划属位于亚东县下亚东乡南端。北部小湖泊较多,有大小草场30个,东南部森林资源丰富。该地历来为下亚东牧民的夏季草场。

约60余平方公里,中方行政区划属上亚东帮噶曲登以东,主要包括郎玛浦和查玛浦的上游部分,有草场30余个,历来为下亚东牧民的夏季草场,1959年以前,不丹牧民过界放牧,须向亚东头人交纳草税。50年代初期,不丹在森穷隆建立常年军事据点,1960年又在儿淌建立季节性哨所。

位于查玛浦争议区以北,主要包括基伍曲和巴马弄流域的大部分地区,面积约为90平方公里,有大小牧场20余个,1889年,西藏地方政府将基伍租给不丹哈宗官方和中方牧民共同使用,1962年,不丹在夏布建立季节性哨所。

主要包括巴桑弄和吉格弄两河流域,中方行政区划属洛扎县南部,总面积约为600平方公里,有牧场37个,著名的拉龙康和次久拉康两座寺庙在该争议区内。在解放军进入西藏前,西藏地方政府根据嘉庆皇帝的诏书,将该地区划归蒙达拉龙寺管辖,现在白玉地区的群众,均来自洛扎县。西藏和平解放后,不丹趁机侵入该地区,相继建立了德马龙和塘沃哨所,直至1978年撤除,1983年8月,不丹又在次久拉康附近重新设立哨所。

也译作米拉萨丁(Mira-Sakden;Merag-Sagteng),位于达旺以南,塔希冈宗以东,打拢宗以西,面积约3300平方公里。

洞朗地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亚东县下亚东乡南部,与印度锡金邦交界。洞朗地区中部和东部都是森林河谷,地势崎岖,汽车无法通行。

2017年6月16日,亚东县人民政府在下亚东乡的洞朗启动由多卡拉至庶草场的边防公路建设,是按照边防军传统的步行巡逻路线,沿相对平缓的多卡拉山口分水岭山脊东侧(中方一侧)向南继续修路,公路的新起点离不丹军队设置的蔗草场哨所(不丹称为Zomphlri)直线距离约为2.3公里。

6月16日,中国开始修建延伸至洞朗地区的道路。 6月18日,印度边防部队270余人携带武器,连同2台推土机,在多卡拉山口越过锡金段边界线100多米,侵入中国洞朗境内阻挠中方的修路活动,阻止中国军队“越过不丹边境修路”,形成中印两国武装对峙。印度虽没有对洞朗地区宣称主权,但以“支持不丹对该地区声称的主权”作为印度部队越境的理由。中国政府则指责印度侵犯中国领土主权。

8月29日,中国外交部称,将综合考虑天气等各方面因素,根据实际情况做好洞朗地区的建设规划。

中国外交部在2019年1月更新的《中国同不丹的关系》一文中指出,不丹是中国的西南邻国,与中国西藏地区语言、风俗、文化相近,历史联系悠久。

在双方边界问题上,中不边界长约500多公里,从未正式划定。1984年起,中不两国轮流在北京和不丹首都廷布举行中不边界会谈。1998年,两国在第12轮边界会谈期间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不丹王国政府关于在中不边境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这是两国第一个政府间协定,对维护两国边境地区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截至2019年1月,双方共举行了24轮边界会谈以及9次边界问题专家组会议,双方共同致力于边界问题的早日解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