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美晨包装有限公司 86-531-83637909

量子是有记忆的,看看科学家们是如何证明的

作者:admin 时间:2020-06-21 04:37

由德国马克斯普朗克量子光学研究所的科学家格哈德·瑞普领导的科研小组首次成功地将单个光子的量子状态写入铷原子中,经过180微秒后将其读出。这说明单原子也能存储量子信息。

铷原子存储到偶极光学陷阱的时间为7毫秒,这个结果创造了新的纪录,而以前的存储时间纪录是32微秒。量子互联网的目的是分配“缠结”的量子位——两个距离很远有相互关系的数据位,代表“0”或者“1”。所谓“缠结”是指具有交互作用的粒子之间的神奇连接,即使粒子位于宇宙空间的两边,这种连接都能以极快的速度连接,量子位像光子一样在光纤网络中旅行。为了达成量子记忆,研究人员使用一个铷87原子系综,并将其冷冻到绝对零度以使原子的活动最小。

为了存储信息,该原子系综被暴露在携带信号的极光之下,允许每一个原子作为“集体激发”的一部分参与存储。简单来说,每一个原子“看见”了前来的信号,一个快速摆动的电磁场,就会刻下相位信息,该相位信息之后就能被“读”到。尽管非常冰冷,系综原子还是可以在任意方向自由移动。因为每一个原子都是存储量子信息的一部分,且数据的有用性依赖每个原子参照其他原子的位置,原子大量的运动可能会破坏信息。

加拿大和德国科学家合作成功地在一种特殊晶体中存入光量子纠缠态的编码信息。物理系教授沃夫冈·泰特尔使用了一种掺入稀土离子的晶体,并将其冷冻到零下270摄氏度。在此温度下,晶体材料性质发生变化,使得研究人员可以存储和提取这些量子,而不产生明显的退化。泰特尔表示,研究结果显示,量子所拥有的“纠缠”这种物理性质,并不像我们以前所通常认为的那样“脆弱”。

2012年3月,由英国牛津大学和曼彻斯特大学组成的联合研究小组通过化学工程,制造出一种名为Cr7Ni的特殊分子结构,并演示了其磁性能保持量子叠加态超过15微秒,在因退相干而失去信息之前,它们的自旋状态可反复转换。

分子磁铁是一种分子,其磁矩通常按分子结构的特殊轴线排布,因此在磁场的影响下,其电子自旋方式也会不止一种状态。在低温下,即使没有磁场,它们也能保持这种状态,这一特性使采用它们来存储信息成为可能。利用化学工程合成人造分子,可以作为量子比特,并使其记忆时间段大大延长。研究人员介绍说,实现单量子比特操作的必要时间为10纳秒,根据以往对Cr7Ni分子磁铁的研究,其相干时间大大超过了这一限制。此前的记忆时段最高纪录为3.8微秒,另外一些分子磁铁系统的记忆时长也能保持在1微秒左右。

“记忆时段和相干时间是非常相似的概念。”论文合著者、牛津大学的阿章·阿达万说,“记忆时段越长,表明在量子信息损失之前,能操控量子比特的次数越多。如果能精确控制分子结构,找出各种退相干的机制,就能尽可能减少这些退相干因素。”

另外,一种量子记忆体也被合作加拿大和德国科学家的在超低温环境下成功制造了出来。研究人员使用一种掺杂稀土离子并冷冻至270摄氏度的铌酸锂晶体,成功实现了存储和再现纠缠态光量子,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制造出了一种量子记忆体。这种超低温晶体所具有的存储和再现光量子的材料特性,与计算机中字节的保存和调用非常相似。在这种状态里,光量子之间形成“纠缠”关系,即便它们游离开来相距甚远,也会保持这种“纠缠”关系。在某种程度上讲,这种“纠缠”关系意味着量子之间尽管相距甚远还将存在着通信联系。

2011年6月,美国和德国科学家在最新研究中,将包裹钻石内单个电子里的量子信息移入邻近的单个氮原子核内,接着使用芯片上的布线让其返回。这是科学家首次证明,钻石内的亚原子也拥有量子记忆,全量子信息能在室温下,在单个电子自旋和单个核自旋之间来回高保真地转换。由于亚原子核状态与外部世界之间更难发生具有破坏性的相互作用,钻石内的亚原子也拥有量子记忆。

该研究团队之前已经证明,能够使用氮原子束在钻石上故意制造瑕疵来捕获单个电子,从而合成出数千个这样单个的电子状态,在室温下钻石中的瑕疵也能精确地做到这一点,于是科学家开始考虑利用有瑕疵的钻石来存储数据。由于量子物理学独特的属性,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两个量子物体能混合成为一个新的复合体。通过将瑕疵内电子的量子自旋状态和氮原子核的自旋状态在很短的时间内(不到1千万分之一秒)混在一起,最初被编进电子中的信息会被传递给原子核。量子信息能够被很快地转运给寿命长的核自旋,这能进一步提高我们纠正量子计算中出现的错误的能力。

英科学家们表示,已经研发出了一种新方法,利用“智能材料”来使蛋白质结晶,这种智能材料能记住分子的形状和“性格”。研发新药的过程一般是:科学家们会先找出一个与疾病有关的蛋白质;接着设计出一个能同该蛋白质相互作用的分子,来刺激或者阻止该蛋白质的功能。研究者利用一种名叫“分子印迹聚合物(MIPs)”的材料,研发出了一种更有效地制造蛋白质晶体的方法。MIPs是一种由小单元组成的化合物,这些小单元紧紧包围着一个分子,当其中的分子被提取出来后,会留下一个洞穴,这个洞穴能够保持其形状,并对靶向分子具有很强的亲和性。

这种属性使MIPs成为一个理想的成核剂,其能将蛋白质分子绑在一起,并使蛋白质分子更容易集结从而结晶。现实中需要很强的力量才能让蛋白质脱离溶液并形成晶体,MIPs可以成为这个过程的“幕后推手”,它会利用这个蛋白质作为其形成晶体的模板,一旦第一个或第一组分子被放在正确的地方,其他分子能自我排列在它周围并且开始结晶。研究发现,有6个不同的MIPs诱导9个蛋白质形成了晶体,而这些蛋白质在此前的实验中的结晶情况并不理想。

1932年,瑞典人奥兰德在金镉合金中首次观察到“记忆”效应,即合金的形状被改变之后,一旦加热到一定的跃变温度,它又可以魔术般地变回到原来的形状,人们把具有这种特殊功能的合金称为形状记忆合金。记忆合金被誉为“神奇的功能材料”。

1963年,美国海军军械研究所的比勒在研究工作中发现,在高于室温较多的某温度范围内,把一种镍钛合金丝烧成弹簧,然后在冷水中把它拉直或铸成正方形、三角形等形状,再放在40℃以上的热水中,该合金丝就恢复成原来的弹簧形状。后来陆续发现,某些其他合金也有类似的功能。这一类合金被称为形状记忆合金。每种以一定元素按一定重量比组成的形状记忆合金都有一个转变温度;在这一温度以上将该合金加工成一定的形状,然后将其冷却到转变温度以下,人为地改变其形状后再加热到转变温度以上,该合金便会自动地恢复到原先在转变温度以上加工成的形状。

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将96比特数据存储到DNA链中。具体方法则为腺嘌呤、鸟嘌呤、胞嘧啶和胸腺嘧啶分别赋予二进制值,随后通过微流体芯片对基因序列进行合成,从而使该序列的位置与相关数据集匹配。微观物质存储宏观数据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1立方毫米即可存储704TB的数据,相当于数百个硬盘的容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