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美晨包装有限公司 86-531-83637909

有园长带头,开辟美食自救新“战场”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5-03 11:03

近日,大河报以《为留人,已有民办幼儿园贷款发工资》为题,报道了部分民办幼儿园的呼救声令人揪心,园所停课、营收为零,一些原本运营良好的民办园,出现了负责人抵押个人房产贷款筹措资金给员工发工资的情况。疫情之下弹尽粮绝的民办园如何脱困,成了从业者必须面对的头等大事。

近日,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幼儿园举办者并非只寄希望于他救,而是在使出洪荒之力尝试自救,但自救大多体现在经营副业上。我们不愿坐以待毙,不怕辛苦,不想等救济。一位幼儿园负责人抹泪说道。

今年对于整个幼教行业来说,已不仅仅是严冬,而是冰河世纪。郑州市一所幼儿园举办者李玫(化名)表示,幼儿园至今未复园,高昂的房租、员工工资等开支正消耗掉幼儿园为数不多的现金储备。有些扛不住的民办园已在尝试自救。李玫所在的幼儿园几位投资人经过研究后决定: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带领大家自救!

老师在和家长沟通后得知,孩子们在时常惦记园所的饭菜!李玫说,一些家长表示,从最开始每天变着花样给孩子做饭,到现在早已技穷,市面上又很少有出售儿童营养餐的商家。

为了满足需求,李玫的幼儿园结合自身优势,在4月中旬启动了美食自救项目,并将线下明厨展示以短视频方式放到了线上,我们根据家长的需求制定了食谱,推出了营养餐。孩子们在家就能吃到幼儿园的味道。李玫说,营养餐以平价出售。

自救效果如何?杯水车薪,但这些收入都会用于补贴老师工资。园长也会到后厨带头给孩子们包包子。走到这一步,感动于伙伴们的坚守和家长们的支持,也深感自救的不易,为了做好每餐饭,大家凌晨四五点就要起床操持了。李玫说。

在近日的采访调查中,除了转型做餐饮自救外,还有个别园所将老师们制作的手工制品上架至网店销售,所得收入分配给参与该项目的老师。而一些幼师通过副业缓解经济压力的诉求更为强烈,开始兼职微商,每天刷屏式带货

记者注意到,几乎所有的民办园举办者、负责人都在回避谈及园所具体的自救举措。这种事不能放到台面上讲,因为我们顾虑太多。一位不愿具名的幼儿园负责人告诉记者,如今从业者多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一边是采取自救可能会涉嫌违规,一边是枯坐就意味着幼儿园会以停园收场,我们不愿坐以待毙,不怕辛苦,不想等救济,但也怕自救不成,反而害了园所,得不偿失。这位负责人抹泪说道。

家住郑东新区的刘女士曾注资过郑州的3所民办园,这几天我接到不少同行的电话,都在问我是否还愿意加大注资,或是有兴趣投资其他园所。一些民办园因资金链断裂,急寻投资人、合伙人。也有幼儿园负责人平生第一次和融资机构打交道,只为能贷到款救急。刘女士称,已有民办园举办者在考虑或已着手转让园所。

对于民办园组织开展自救,家长们持什么态度?我家孩子所在的园规模不大,前段时间我担心幼儿园会撑不下去,还向老师咨询了退费问题,最近看到幼儿园开始组织自救,反倒心安了许多。家住郑州金水区的张女士在受访时表示,她个人十分支持园所不等靠政策的及时雨,自谋出路。

深层考虑,支持民办园自救,何尝不是在为孩子们保护这些来之不易的学前教育学位?家住郑州中原区的刘女士,家有两个上幼儿园的孩子,她告诉记者,一些普惠民办园一个月保教费加起来尚不足2000元,性价比很高,希望这些园能挺过去。

民办幼儿园深陷生存困境,在这种境遇下发起自救,我个人认为合情合理,但在具体行动和操作上还需合法合规。河南省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祁雪瑞在受访时表示,比如,个别民办园利用现有厨师和后厨设备,拓展备餐、送餐业务,可能会面临超范围经营的问题,正规的园所办理有食品卫生许可证、教职工也必须有健康证,按理说备餐没有问题,平时孩子们在园一日三餐也是要在园所吃的。所以,幼儿园开展配餐业务,若是服务对象限于本园所的孩子和家长,我认为较为妥当,但当配餐业务成为公开对外推广的外卖业务,或幼儿园以商家身份入住某些外卖平台,提供外送服务,这就涉嫌超范围经营了。

祁雪瑞表示,若民办园确实有开展外卖业务的需求,可咨询相关部门,看能否办理执照,将自救合法化。

疫情之下,民办园抗风险能力差的问题再次凸显。一位幼教从业者说:因为疫情,让生活给我们上了一课,拼命干了这么些年的幼儿园,能坚持下来的有几个?我们的办园初心和满腔的教育情怀,在现实面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河南省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王国平在受访时表示,按照教育部的相关规定,民办幼儿园需要按月或按学期收取保教费,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因属于民办非营利性单位,在融资方面无法向银行申请贷款,民办园又没有公司制度下的安全现金流和危机储备金,所以,这些园的运行严重依赖于保教费,但当重大危机突然来临时,这些园所的抗风险能力是极差的。

王国平称,民办园要自救,首要任务就是保住教师队伍不流失,现实情况却令人忧心,一边是民办园举办者在千方百计借贷,想保住园所,一边却是成熟的教师队伍在流失。这些教师大多是主动离职的,并非园所裁员所致,这是很多办学者不愿看到的。试想一下,待到复园时幼儿园没了足够的老师,那生源还会有保障吗?

对于一些幼师兼职做微商,王国平明确持反对态度,他表示,因为孩子的纽带作用,老师和家长原本是合作的同事或朋友关系,一旦幼师向家长推广微商产品,就不是微伤而是重伤了!这会让家长和幼儿园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使朋友关系变成商家和顾客关系,会令幼儿园集体受到很大伤害。(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张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