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美晨包装有限公司 86-531-83637909

奥海科技IPO之路或生变局 毛利率骤降议价能力下滑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4-06 12:05

手机销量腰斩!奥海科技IPO之路或生变局 毛利率骤降议价能力下滑 新增8成产能或面临风险

随着电子产品的升级,尤其是智能手机的迅速发展,电池充电器成了每个人不可或缺的产品。东莞市奥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奥海科技”)作为、华为、、OPPO等品牌手机的充电器供货商,目前每年生产1.71亿只充电器,其IPO进程自然会引起市场的关注。

海科技主营手机等电子设备的充电器生产,是较早进入充电器行业的企业。但近年来,公司的业绩表现不太稳定,同时产品毛利率整体呈下滑趋势。2019上半年,公司产品的综合毛利率为19.25%,较2016年已经减少了近4成。

与此同时,产销规模扩大,但缺少运营资金,公司一直通过银行间接融资的方式维持资金运营,导致近年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且逐年上升。截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63%。此外,笔者翻阅招股书发现,奥海科技在冲刺IPO之前补交员工五险一金,2016年12月,公司应缴未缴的五险一金金额为944万元,截至今年6月30日,公司应缴未缴的五险一金金额为36.02万元,意味着公司在三年补齐了900多万元的五险一金。

据招股书显示,此次上市融资是为了建设智能终端配件(塘厦)生产项目和研发中心生产项目,以及补充公司的流动资金。公开资料显示,奥海科技的前身是中天电子,2006年之前,经营模式主要以OEM为主、生产头线一体的充电器,面对的客户群体主要是各种功能手机、组装手机、数码产品的厂家。

随着电子产品的升级,尤其是智能手机的迅速发展,奥海科技的生产模式逐渐过渡为ODM模式,生产的产品也转向USB充电器。同时,公司客户也由不知名的功能手机客户逐渐升级为小米、、华为等国产品牌手机客户。目前,除充电器行业外,公司还增加了移动电源、智能音箱和智能家居等领域的业务。

不过,笔者翻阅招股书发现,虽然公司是属于较早进入充电器行业的企业,但最近几年,公司的业绩表现并不稳定。招股书显示,2016-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营收分别是10.12亿元、11.53亿元、16.61亿元和9.80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是1.60亿元、5127.08万元、1.14亿元和7969.93万元。

从近年来营收来看,2017年公司营收虽然微微增长,但是净利润同比却减少了67.93%,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此外,奥海科技不仅业绩不稳定,毛利率的表现也不好。据招股书显示,2016-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别是31.47%、22.76%、16.57%和19.25%,整体呈下降趋势。

对于毛利率的连年下滑,奥海科技表示,是由于行业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上升,同时下游手机行业整合,行业竞争加剧,导致公司未能及时上调产品销售价格。因此,报告期内毛利率整体下降。奥海科技给出的理由是价格竞争策略,随着公司客户的知名度、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在慢慢提高,毛利率也逐步企稳,然而较下滑之前,已经减少38.83%。

而且公司的销售收入占比相对集中,2016-2019年上半年,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47.03%、55.64%、59.62%和68.88%。但是公司前五客户并不稳定,只有小米在近3年半的时间一直保持在前五大客户中,其余四大客户则是不停变动。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全国疫情暴发,手机行业已经遭遇到严重的冲击。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638.4万部,较上年同期下降56%,其中,智能手机出货量为634.1万部,同比下降54.7%,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99.3%。2G手机有4.3万部、4G手机396万部、5G手机238万部。

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为585.8万部,同比下降55.3%,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91.8%;上市新机型10款,同比下降70.6%,占同期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62.5%。

而中国信通院此前发布的1月数据显示,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为2081.3万部,同比下降38.9%,其中2G手机34.6万部,4G手机1500.3万部,5G手机546.5万部。这也显示出,2月手机出货量环比继续大幅下滑。

2月份手机销量遭遇腰斩,其原因正如一市民所说,由于疫情的原因,复工时间推迟,待在家中不太需要更换新手机。其次,由于疫情对于各行业收入都造成巨大冲击,这几个月收入大幅减少,手机能用就不换了。

此外,某手机生厂商对笔者表示,这次疫情对整个行业都产生严重影响,尤其是2月份,很多区域的商场体处于停滞状态,线下门店关闭,线下门店的关闭严重影响手机的销量。与此同时,不仅一线的生产员工、管理人员的复工受到一定影响,连上游供应商也遇到同样的问题,所以一线生产也显得比较紧张。

在毛利率大幅下降的同时,报告期内奥海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却在不断上升。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各期末,公司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56.86%、66.40%、72.53%,2019年上半年期末比2018年期末略有下降,为69.37%。

与此同时,公司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整体呈持续下降趋势,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各期末,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1.76、1.38、1.27和1.29,速动比率分别为1.58、1.12、1.05和1.04。不过,奥海科技表示,流动比例、速动比率持续下降,主要是由于公司生产经营规模增加导致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等流动负债增加所致。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的负债主要是由流动负债构成,各期末公司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比例分别为99.67%、99.03%、98.55%、96.97%。而报告期内公司流动负债主要由应付票据、应付账款、应付职工薪酬、应交税费等构成,其中应付账款、应付票据占比较高。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各期末,公司的应付账款分别为1.94亿元、3.04亿元、3.95亿元和5.77亿元;应付票据分别为1.82亿元、3.82亿元、6.22亿元和4.56亿元。虽然报告期内,公司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大于1,表明公司的短期偿债能力仍在可控范围之内,但这两个指标持续下降,也反映出公司的短期偿债压力正在不断加大。

此外,笔者在翻阅招股书发现,准备上市的前三年,奥海科技狂补员工五险一金。2016年12月底,公司拥有员工数量2445人,其中,2092人未缴纳公积金,每种保险900多名员工未缴纳,公司当年应缴未缴的五险一金金额为944.85万元。

对此,招股书中给出的解释,未缴纳的五险一金主要是员工对于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政策不理解,参保意识淡薄,对五险一金冲淡了工资抱有抵触情绪。

2017年,每种保险和公积金未缴纳的人数约40余人,公司应缴未缴的五险一金金额为268.64万元。到了2018年和2019上半年,五险一金应缴未缴的金额分别减少至71.01万元和36.02万元。这意味着,在2016年到2018年间,奥海科技补齐了900多万元的五险一金。

先说金立事件,2018年12月10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申请人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对被申请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深圳中院表示,截至目前,金立公司涉及数百宗民商事诉讼、仲裁和执行案件,金立公司名下部分资产已设定抵押和质押,全部资产均已被多轮保全查封。

而笔者翻阅招股书发现,2018年12月10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8)粤03破380号裁定受理公司的客户金立破产清算一案,2019年3月21日之前处于申报债权阶段,2019年4月2日15时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2019年1月7日,公司向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申请金立支付所欠货款和库存损失的诉讼请求,由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8日以(2019)粤1972民初1122号正式受理,目前该诉讼由于金立的财产尚未由破产管理人接管,已被法院中止审理,待接管后继续进行;截止2018年12月31日,金立欠公司货款34,249,582.19元,鉴于该款项目前收回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已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与此同时,据奥海科技招股书显示,金立正好就是奥海科技的大客户。2016年度该公司的第2大客户为金立,对其销售额为6867.62万元。不过由于金立在2017年下半年出现了经营问题,奥海科技与金立的成交额开始大幅减少,2017年便从第2大客户下滑至第7大客户,2018年变为第68大客户,2019年上半年没有成交合作。那么,既然是大客户,那么资金往来肯定是少不了的,目前,金立尚拖欠奥海科技3424.96万元,奥海科技已全部计提坏账准备。

紧接而来的是伟创力事件。据悉,伟创力1969年成立于美国硅谷,是全球知名的代工厂商。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将华为公司纳入“实体清单”后,伟创力随即通知其全球范围内的代工厂单方面停止为华为生产,并且扣押了价值约为7亿元的华为所有权的设备和物料。

虽然此后经过数轮博弈,华为收回约4亿元人民币的物资,剩余部分仍在努力追回。有报道称,伟创力已被华为从供应链体系中剔除。而且对伟创力更加不利的是,目前我国正在制定“不可靠实体清单”,据悉 “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正在履行内部程序,将于近期发布。

笔者翻阅招股书发现,2018年伟创力正好是奥海科技的第5大客户。2019年上半年,奥海科技对其的销售额为4258.24万元,占营收的4.34%。2018年度,销售额为7,382.81万元,占营收的4.44%。虽然此前已经迎来了金立、伟创力这两只黑天鹅,但对奥海科技来说,或许真正的考验肯可能只是刚刚开始。

据招股书显示,奥海科技此次IPO拟投入募集资金9.41亿元,其中智能终端配件(塘厦)生产项目拟投入募集资金6.18亿元,该项目全部达产后将年产充电器产品13920万只,这较2018年末的17114.5万只产能增加了81.33%。

奥海科技称,公司的手机品牌厂商客户市场份额的增加、智能手机在新兴市场的普及都为公司手机充电器的销量提供了广阔的增长空间,同时公司充电器2016-2018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7.59%、91.98%和94.68%,产销率分别为100.8%、94.91%和100.26%,似乎都证明新增13920万只充电器产能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充电器产品的毛利率降幅较大。2016-2018年,充电器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31.88%、23.15%和16.89%。与此同时,充电器产品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较高,2016-2018年的数据分别是85.36%、89.03%和92.16%,占比逐年增加,维持在9成左右。

在充电器产品毛利率大幅下降、公司净利润波动较大以及行业竞争激烈的形势下,增加8成充电器产能或面临较大的收益不及预期风险。同时,充电器的下游产品-手机的出货量增速呈放缓甚至下滑的趋势。据IDC发布的报告数据,2016-2018年全球手机出货量分别为19.83亿部、19.78亿部和18.88亿部,2018年同比下降了4.14%。

此外,由于用户需求减缓,近年来我国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也呈下滑趋势。据中国信通院的数据,2015-2018年,我国手机的出货量分别为5.18亿部、5.6亿部、4.91亿部和4.14亿部,同比分别增长14.6%、8%、-12.3%和-15.65%。因此,在全球手机和我国手机出货量下滑的大背景下,奥海科技增加8成的充电器产能,如未来市场开拓不力,或面临产能过剩的风险。